优德娱乐,优德娱乐场,优德娱乐场w88!

优德娱乐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优德娱乐场 >

【流年】女人和大黄狗(短篇小说)

时间:2019-04-16 16:27来源:admin 作者:优德娱乐 点击:
一 村书记老茂从那片茂密的玉米地里钻出来,天已经是上午了。老茂抬头看了一眼天,操! 太阳就像一个火球滚在头


   村书记老茂从那片茂密的玉米地里钻出来,天已经是上午了。老茂抬头看了一眼天,操!
   太阳就像一个火球滚在头顶上,把原先那些绿茵茵的玉米叶子都烤得蔫儿吧几了,就像老太婆那张皱巴巴的脸,没有一点水灵儿劲。老茂的脸上也是汗拉拉的,一颗颗像黄豆大的汗珠子直往下滚。他习惯性地撩起衣襟擦了一把脸。但擦完脸后,他的眼前突然一亮,看见那个扭着大屁股的秀珍正沿着大路朝他这边走来了。
   其实,这么热的天,还顶着火辣辣的太阳,躲藏在玉米地里的老茂,就是在等那个大屁股秀珍。
   昨天晚上,老茂召集了几个委员们开了一个会,研究村里成立帮工队的事。村里最近有很多壮劳力准备外出打工,他们一走,家里的地就没人伺候了,有了帮工队,就能帮助他们搞好播种和收割。开完了会,老茂关了灯,锁了门,是最后一个走出村委会,刚走到小巷拐弯处,就遇上早躲在那儿等老茂的秀珍了。
   秀珍一把扯住了老茂的袖子说:俺家的事情都办妥了。
   老茂一听就明白了,说:他同意了?
   秀珍说:嘿,他敢不同意吗?俺说,人家外出打工,腰包里都挣得鼓鼓的,回来把高楼大厦都盖起来了。俺跟着你还住这三间破草屋,你再盖不起新瓦房,俺就不跟你过了。哈!俺这一吓唬,他就答应去了。
   老茂也哈哈地笑起来说:你还真行啊!
   秀珍说:俺还把你要成立帮工队的事也说了。
   老茂说:他是什么态度呢?
   秀珍说:他说挺好。
   老茂说:你还挺有办法的呢!
   秀珍把嘴一撇说:俺还不都是为了你嘛。
   老茂连连点头说:是啊,是啊!
   秀珍就朝他夹夹眼说:别忘了,明早他一走,你就上俺家啊。
   老茂说:忘不了,明早俺到大路上等你。
   秀珍送走了男人,瞅着大客车一溜烟儿驶远了,心也踏实了,就急急地往村里走。
   老茂发现秀珍今天打扮得真漂亮,换了一件紧身的粉红色连衣裙,乳房挺得高高的,腰儿也系得细细的,把她那个修长苗条的身材勾勒得更加美丽了。说实话,才三十四五岁的秀珍,虽然生过一个孩子,但她的身段仍像大姑娘似的。秀珍刚嫁到村里时,有一帮小青年还为她惋惜死了,都感觉这么一个俊俏姑娘,怎么会嫁给二娃子?谁不晓得二娃子脑瓜子缺根筋啊。二娃子在七八岁时还挺聪明,上学总拿第一。到了十岁那年,得了大脑炎,医生给他抽了骨髓,后来病治好了,人也变得傻乎乎了。村里人都说,二娃子如果不抽骨髓,不会傻的。当然,秀珍愿意嫁给二娃子,这里边的秘密只有秀珍知道。秀珍嫁给二娃子时,肚子里就有了一个小崽子了。那个小崽子是县里的一个下派干部种的。下派干部在秀珍的村里蹲过点,吃住还在秀珍家里。住有一年多,和秀珍有了感情,就把秀珍给弄怀孕了。可是,他打完种后,又调回城了,还当了局长。秀珍去找过那人,那人说,我们只能做相好,不能做夫妻。因为你不知道,我老婆是一只母老虎,可厉害了,如果我跟她闹离婚,她非把咱们的事捅出来。到那时,弄得咱俩都没脸做人。秀珍也怕他老婆把事闹大,不敢再提结婚的事,便含着眼泪回村了。她原来想把肚子里的胎打掉,可是去了两趟医院都下不了狠心。后来孩子越长越大了,再打胎就有危险了,秀珍就决定嫁给这个缺根筋的傻男人做老婆。秀珍直到给二娃子生出这个孩子来,二娃子也没觉察到这个孩子来路不明,倒是二娃的爹和娘感觉不对劲。他们知道儿子缺根筋,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没有把事情声张出去。然而,秀珍终归是一个不安分的女人,她不久就和老茂好上了。
   秀珍和老茂好上了,是一个偶然的机会。老茂有一辆小四轮农用车,经常开着车进城卖树苗什么的。老茂还有一个苗圃,种了许多优质树苗,像冬青苗、家槐树苗、107杨树苗等等,他的冬青和家槐树苗,都直接卖给了县建设局,那是他的老关系户。有一天,老茂又给县建设局送冬青苗,遇上了秀珍,秀珍要搭老茂的小四轮子一块进城。老茂就捎上她了。回来的时候,遇到天下起大雨,小四轮子的发动机可能被雨淋坏了,离村子还有三十里路,爬一个陡坡时,发动机沉重的吼叫了三两声,就怎么也不叫唤了。老茂冒着雨下车捣固了一阵子,也没把车鼓捣好,就对秀珍说:怎么办,走不了!我打个电话,叫人把车拖到修理铺修吧?
   秀珍说:书记怎么决定,俺就怎么执行。
   陡坡下面就有一个小修理铺,还有一家大车店。老茂和那个修理工挺熟,一个电话,那个小伙子就开着一辆小四轮赶来了。小伙子给了老茂一根粗绳子,老茂把绳子栓在车前保险杆上,小伙子就把老茂的破车拖到了修理铺。
   老茂问小伙子:多长时间能修好啊?
   小伙子说;毛病不大,一个小时差不多。要是毛病大了,就很难说了。
   老茂说:俺们还没吃晚饭哩,你就慢慢地修,俺上大车店填填肚皮去。
   老茂领着秀珍上了大车店,往老板娘要了四个菜,一壶酒。老茂对秀珍说:天冷,你也喝两盅暖暖身。
   秀珍开始推说不会喝酒。
   老茂劝说:就喝一小盅。
   谁知,秀珍并不是不会喝酒,而且酒量还不小,一连喝了五六盅子。喝得老茂都心花怒放。酒能攻心,老茂瞅着秀珍漂亮的脸蛋儿,花花心肠就打起秀珍的主意。老茂开始试探地对秀珍说:那辆破车还不知啥时能修好,外边还下着大雨,天又冷得厉害。要不,我先找间房屋休息一下?老茂原以为秀珍会拒绝,或是羞答答地搪塞一阵,可是他哪想到秀珍竟然一口答应了。
   老茂开了房间,两人在屋里呆了一会儿,就勾搭上了。那天晚上,老茂就在大车店里把秀珍弄了。老茂弄得挺舒服,确实比自己的老婆有味儿,自己的老婆就像一条死鲤鱼,怎么弄也不会打个挺儿。可是秀珍就像黄色片子里的女人,啥花样儿都会,能摆出多种多样的姿势,直弄得老茂神魂颠倒。
   老茂弄完秀珍,那辆破四轮也修好了。老茂把秀珍送到家门,秀珍准备下车,老茂又抓住秀珍的手说:以后还想弄吗?
   秀珍嘻嘻一笑说:以后还想弄俺,是要有代价的。
   老茂说:要什么代价?
   秀珍说:俺不说,你自己想?
   老茂就笑笑说:不说就不说,俺明白着呢。
   二
   老茂在路上迎住了秀珍,两人就快步往秀珍家走去。
   老茂还怕被别人看出来了,有意走在后边,与秀珍保持着一段距离。眼看快走到秀珍家门口了,老茂的手机突然响了。
   是乡党委秘书打来的,通知老茂马上到乡里开村干部会。老茂就生气地骂了一句:操他妈妈的!早不来通知,晚不来通知,偏在这个时候来通知!老茂就大声地咳嗽了一声,那意思是通知前边的秀珍,老茂有要话对她说。
   秀珍住了步,扭回头说:书记啊,怎么了?
   老茂说:操,改日吧,乡里来通知,叫我马上去乡里开个什么鸡巴会。
   秀珍说:你不会说你有事吗?
   老茂说:那不成,这会是乡党委书记主持的,我不去,日后他还不训我啊。
   秀珍说:你就去吧,快去快回,我晚上在家等你。
   老茂说:就这样定了。
   老茂告别了秀珍,直奔村委办公大院,去开他的小四轮子。老茂开着小四轮子来到乡政府,会议还没有开始。会议室里只坐着乡里的副书记、副乡长,委员们和各村的村书记。但是,乡党委书记王二麻子还没来。王二麻子是乡党委书记王光彩的绰号。他小的时候,生过天花,满脸都是水豆子。庄户人有经验,生天花千万别用手去抓,抓破了水豆子,好了就是一个麻子坑。可他娘没能把他照管好,结果天花好了,脸上就留下了一片麻子。不过,如果谁笑话他脸上有麻子,他却会自豪地说:我有麻子怕啥?我如果没有这麻子,说不定还当不上乡党委书记呢。王二麻子每次开重要会议都是最后一个到场,手里端着一个玻璃杯子,到了之后,往座位上一坐,就宣布:现在开会了。
   老茂看了一眼表,秘书通知是十一点开会,还差三分钟,王二麻子还没到。老茂就预感到今天的会议肯定很重要,而且会议也开不短。如果是三言两语的会,王二麻子早来了,就不会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。
   十一点正,王书记来了。老茂果然猜对了,今天的议程还真不少。有关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,有推广农村沼气普及的,有计划生育检查的,有号召农村外出打工的等等,反正有七八项。王二麻子讲第一个问题的时候,老茂的思想就开始开小差了,他又想起秀珍两个肥嘟嘟的大奶子和圆鼓鼓的大屁股。那两个大奶子老茂总是摸不够。第一次在大车店摸的时候,秀珍没向老茂提什么要求。可是第二次摸的时候,秀珍就说:书记啊,俺现在住的那个宅子,地势太洼了,一下大雨,就灌了满院子水,俺得换块宅基地,能给俺批下来吗?最好是能靠公路边的,俺还可建个商品房,捎带着做小买卖。老茂就连连点头说:能、能,抽空俺和乡建上说说,给你划一块。好了,你别说了,让俺痛快淋漓地射出来吧。老茂第三次摸秀珍奶子的时候,秀珍又往老茂要村里的那片苹果园。老茂说:别说了,俺这时候正在火头上……哦,好,等张五承包到期了,俺不叫他包了,转给你。秀珍还不依地说:书记,你还得给俺弄一部手机,俺以后和你好联系。老茂说:好,好,俺给你弄一部手机来。然而,就当老茂准备第四次去摸秀珍的奶子时,却被二娃子发现了。老茂是跑到秀珍的家里,瞧瞧二娃子不在家,就站在院子里想抱秀珍,那只手还伸进了秀珍的怀里……可是,没想到这时候二娃突然跑回来了,老茂就一甩手走了。二娃子都看在眼里了。其实二娃子也不是很傻,自己老婆的奶子被别人摸了,他心里还是很气的,就操起一根扁担,想去和老茂拼了。但秀珍一把拉住他吼道:二娃子!你想干什么?二娃子说:俺想抡死他!秀珍说:你给俺老老实实放下扁担,在家呆着!二娃子瞅着秀珍,没敢动了。秀珍又说:你要是听俺的话,俺晚上就给你奶子摸。你要是敢胡来,俺明天就跟你离婚!二娃害怕自己的女人,又喜欢摸秀珍的奶子,就把扁担放下了。不过,二娃子暗地里就对秀珍看得紧了。秀珍白天在家里,二娃子也在家里。秀珍回娘家,二娃子也跟到她娘家。地里的庄稼都荒了,秀珍叫二娃去锄锄草,二娃子非叫秀珍也陪着。这次二娃子外出打工,如果不是秀珍用离婚来吓唬他,他可能还是不会出去的。二娃子把秀珍看得很紧,为这事,老茂还恼怒透顶了。他竟然有一年多没摸到秀珍那一对大奶子了。今天终于遇上一个好机会,可是乡里又要开个什么会,真叫老茂扫兴!
   老茂的思想开了小差,王二麻子在会上讲了些什么,他竟然一句也没听见。不过,思想开了小差之后,反觉得会议开得快了,不一会儿就到了中午。老茂听见王二麻子说,下午还要继续开会,中午大家都到小食堂吃饭,乡里还备了小酒,但有一个要求,可以喝两盅,却不能喝醉了,谁喝醉了,开会打呼噜,我可饶不了他。
   王二麻子规定只喝两盅,那是不可能的,一但喝起酒,谁也刹不住嘴。大家嚷嚷着,你敬一杯,我敬一杯,不一会儿,七八两进肚了。下午开会的时候,就有人打起响噜。老茂也喝多了。每次喝酒,他都是酒桌上的中心人物,大家都爱敬他几杯,也都知道他酒量大。老茂也差点打起呼噜。但他看到王二麻子不停地用眼睛直瞅那几个打呼噜的村支部书记,老茂的酒就醒了七分,他硬撑开眼皮,没让自己被睡眠俘虏了。
   会议开到下午四点半,结束了。乡里又请了一顿饭,还非常丰盛,这顿饭是叫大家敞开量喝。老茂想着晚上要去秀珍家,尽量控制着酒量。可是,大家都不让他。不喝哪行呢?不喝不够意思!不够朋友啊!老茂有意洒了几盅酒,散席后,还是打着软腿走出了小食堂。他糊糊涂涂地开着小四轮子回了村。
   三
   老茂把小四轮放回了村委办公室大院,就风风火火地往秀珍家跑。
   老茂的脑子里,这时候没有别的东西,就一个人影儿在闪现,那就是秀珍。老茂想着这会儿秀珍会不会猴急着等他呢?这小娘们,操!确实浪得要命!老茂这些年,弄过的女人也不少。当书记嘛,优德娱乐,有权,想弄谁,谁不愿意呢?不过,从前弄过的那些女人,都没有秀珍有滋味。但是这个小娘们可不一般,别的娘们弄几下,最多叫老茂能在一些小事情上提供个方便,比如儿子要当兵,给顺顺利利地盖个村委会公章;年底上边发救济金,别漏报了这户人家。可是这个小娘们的胃口不小,她嘴一张,就是狮子大张口,叫老茂办的都是一些比较难办的大事情。不过,狮子大张口就大张口吧,反正老茂现在还能办到,只要秀珍愿意让老茂弄,老茂也愿意替秀珍办事。
   小巷子里坑坑洼洼的,不停地绊着老茂的脚。有几次差点儿把老茂绊倒了,吓得老茂出了一身汗。老茂当了七八年书记了,也算是老书记了。书记当长了,老茂现在也学油了,不像当年那种激情昂扬的样子。记得老茂刚当书记那年,还在村民大会上满怀壮志地说:大伙选俺当书记,俺就要为大伙谋福利。俺第一个心愿,就是把村里的这些破烂泥巴路全修成柏油路,平平坦坦地,让大伙踩着这条大道奔小康。然而,老茂第一年没有实现。第一年上边下来的头儿也不少,一会儿是工作组啊,一会儿是来检查工作啊,村里的积累都用于招待费了。到了第二年,老茂还是没有实现。第二年村里几乎没有积累了,往年欠人家饭店的钱跟着屁股要,银行的贷款也到期了,都得想办法还。到了第六年,乡里号召各村都要建设成社会主义新农村。新农村中还有一个关键的指标,村子里必须没有脏、乱、差。这时候,老茂又发起誓言,要把村里所有的坑洼小巷全部修平展,铺上乌黑的柏油路,还要建一处科技文化图书室,一处广播电教中心,一个文化娱乐广场。老茂还开了全村动员大会,向大伙儿宣讲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伟大意义。还规定以后各家各户,不准把柴草垛在房前房后;不准把牛呀、猪呀、羊呀、鸡呀撒出来养;不准把街上弄得满地粪便,臭味冲天;总之他一下子宣布了十多个规定,中心内容就是要彻底改变这种不文明的生活习惯……可是,老茂年前发了誓,天天喝得晕晕的,到了年后,就忘得吊蛋尽光了。此时,老茂走在这条小巷子,又感觉到脚下坑洼不平了,又想起年前的誓言。他一边往前走,一边自语道:奶奶的!今年可不能忘了,今年一定要把这条小巷子铺上柏油路……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